C

工程案例 ases

主页 > 工程案例 > 金融商城 >

新中国十大元帅生前 最后一次参加公务活动都在

  作为新中国的开国元勋,十大元帅在建国后都分别担任了党、国家和军队的重要领导职务,他们的一举一动,倍受世人瞩目。

  1963年12月16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不幸病逝,成为十大元帅中最早离世的元帅;1992年5月14日,93岁高龄的元帅逝世,至此,十大元帅全都走完了生命里程。

  那么,十大元帅生前各自参加的最后一次国务活动,是在哪一年的哪一次呢?不妨盘点一下:

  朱德元帅。1976年6月21日,时任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军委副主席的朱德,根据外事安排到人民大会堂会见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弗雷泽。

  此时他已90高龄,身体状况也不太好,医生曾劝阻他不要去。但朱老总吃了药,坚持如期来到人民大会堂。没想到,这次会见时间因故推迟,朱德在空调房间等了近一个小时。完成会见后,他不幸患了感冒。6月23日病情加重,随后住院治疗。

  6月26日上午,住入北京医院治疗的朱德委员长,约请国务院副总理谈话,强调还是要抓生产,并说,哪有社会主义不抓生产的道理呢?

  这天,朱德又向医生提出,下午要接受外国驻华使馆递交国书。医生因他的病情坚决阻止,直到秘书告诉他外事部门已另作安排,他才放下心来住院。

  此后,朱德的病情在7月1日开始恶化。他高烧不退,说话已经十分困难,医生要求他绝对保持安静。但朱德一大早却把秘书叫去,说今天报纸发表七一社论了吧?拿来读读。还提出要听文件,秘书含泪躲开,朱德断断续续地低声说,我还能做事……要工作……革命到底。生命垂危之际,朱德叮嘱夫人康克清把2万余元存款交党费。7月2日,朱德的病情更加严重,长时间说不出线日,朱德元帅在北京医院逝世,实现了他“革命到底”的伟大夙愿。

  。1966年6月27日至7月19日,时任中央西南局三线建委第三副主任的彭德怀,赴贵州省六盘水地区参加综合利用规划现场会议。这是彭德怀大事年表中记载的最后一次参加公务活动。这年的12月27日,他被、戚本禹指使的从成都押回北京,监护在某卫戍部队驻地,从此开始遭受批斗、迫害,至1974年11月29日含冤逝世。

  。1971年五·一劳动节夜晚,毛主席登上北京城楼观看节日焰火。在城楼上,他与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谈话,并接见陈毅、,嘱他们好好养病,保重身体。当时和坐在同一桌的有党中央副主席。根据《年谱(1949-1976)》记载,1971年6月3日上午,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由罗马尼亚中央总书记齐奥塞斯库率领的党政代表团,、周恩来、康生、黄永胜、姚文元、等在座。这应是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三个月后的九·一三,在蒙古温度尔汗坠机身亡。

  1973年5月,81岁的元帅因病住进解放军总医院治疗。8月24日,他抱病出席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在大会和十届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委员和中央政治局委员。这是刘帅生前最后一次出席公务活动。此后,耄耋之年的元帅病情加重,开始长期住院疗养。在第四、第五届全国人代会上,他连续当选为常委会副委员长,在中共十一大和十一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1982年8月6日,中共十一届七中全会通过《给同志的致敬信》,高度评价了他的卓著功勋和杰出的军事才能。1986年10月7日逝世,终年94岁。

  1966年11月13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副主席、国防工委主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元帅,出席接见外地来京串连的军队院校师生大会。他在会上发表讲话,要求军队院校师生发扬光荣传统,遵守纪律···。这是贺龙生前最后一次出席公务活动。1973年12月21日,在常委扩大会上说:“我看贺龙搞错了,我要负责呢。”“都是搞的,我听了一面之辞,所以我犯了错误。”

  毛主席两次指示要给贺龙元帅恢复名誉。197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1974)25号文件,为贺龙平反,恢复名誉。1975年6月9日,在在贺龙被六周年之际,党中央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为贺龙元帅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周恩来总理抱病出席并讲线月,“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中央召集老同志座谈会。陈毅抱病出席并两次作长篇发言。这是陈毅生前最后出席公务活动。1972年1月6日,陈毅元帅在北京病逝。

  1963年 2月16日,罗荣桓元帅出席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并讲话,强调加强党委工作,主要是贯彻民主集中制的问题。党委内部既要加强团结又要坚持原则。这是罗帅生前参加的最后一次公务活动。当年9月28日,他因病重住院。在病危时还嘱咐政治学院的领导,一定要把政治学院办好。

  。1979年年初,元帅参加决策了对越边境自卫反击战。1980年,他为支持党中央干部年轻化的政策,主动辞去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等职务。1985年5月,84岁的徐帅致信党中央,再次提出辞去政治局委员和军委副主席职务。1990年5月10日,元帅在北京会见台湾黄埔校友邓文仪等客人,寄望“两岸黄埔师生携起手来,为实现祖国统一而奋斗”。这是元帅生前最后一次出面的公务活动。这年6月27日,病重住进解放军301医院,9月21日逝世。

  十大元帅排序一头一尾的朱德和,最后任职都是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1983年5月21日,元帅在住所接见出席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的部分港澳委员。6月在第六届全人大第一次会议上,他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此后的7至9月,叶帅先后为“学习雷锋的光荣标兵”朱伯儒题词;为“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展览”题词;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培养军地两用人才展览”题词;为“全军武器装备技术革新展览”题词。这些应是叶帅最后的公务活动消息。

  据一则史料介绍,早在1980年,就被诊断患上帕金森氏病。此病常常引起并发症,特别是肺部感染。1981年春,叶帅在武汉对老战友、时任军事学院副院长何长工说,中国有句俗话,叫“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我离84岁还差两个月。何长工听了也开玩笑说,那你这两个月得注意点。叶帅说,大概阎王在这两个月不会请我,我也不会主动去。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

  玩笑归玩笑,1982年起,的身体状况真的越来越差。医疗小组认为应该输抗生素治疗。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数十次肺部感染,有几次特别严重,持续时间很长,使用过几十种抗生素,静脉穿刺上千次,都没有产生副作用,而且两肺部炎症罕见地基本消失。

  1983年11月19日,突发心肌梗塞重症,经抢救好转。由于病情反复,从此,他在家中卧床两年半时间。1984年4月不幸又得了脑血栓、肺炎、腹泻,多次出现高烧,呼吸困难,黄疸和腹水症状。经医护专家妙手回春,其病情一度得以好转。

  1986年10月13日,元帅陷入昏迷状态,采取各种抢救措皆无效果。10月22日不幸停止了呼吸。

  当天下午,时任中央总书记,在召开的纪念长征胜利50周年大会上通报了元帅病逝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