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工程案例 ases

主页 > 工程案例 > 酒店会所 >

惊!小伙来济南约会男网友却遭性侵!施暴人患

  一名外地来济南的男性同性恋受害者在入住宾馆时约会男网友,结果落入“仙人跳”陷阱,被2名同为同性恋的犯罪嫌疑人劫走7000多元。

  当晚9点多,晚饭过后,无聊的小陈一时兴起,便在房间内操作手机,打开了一款手机社交软件,通过搜索地理位置在附近的人,查找到一名男性好友。

  “帅哥!约么?”对方首先发出一条暧昧信息,一个人出差在外的小陈顿时心动起来。

  这个社交账户名为“寂寞人”的个人资料显示,“寂寞人”身高175厘米,体重70公斤,从头像上看,“寂寞人”外貌俊俏,衣着考究,身形偏瘦,正好是小陈喜欢的类型。

  接下来,两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聊天内容越来越直接,两人约定在小陈的房间内见面,并发生关系。

  只见他的面前除了“寂寞人”之外,居然还站着另外一名陌生的男子。这名男子个子挺高,看上去体格十分健壮。

  男子开口说,他是“寂寞人”的男朋友,得知小陈刚刚在房间里欺负了他的“女朋友”,他十分恼怒,要求小陈给个说法。

  眼见对方如此暴力,小陈只能乖乖听从对方要求,通过微信支付的方式,让小陈转账1000元。

  之后,这对同性恋“鸳鸯”又采取恐吓、威胁等手段,将小陈钱包里仅有的60元现金抢走。

  在翻腾小陈的钱包时,两人发现小陈钱包里有一张银行卡,便武力逼迫小陈提供了银行卡密码。

  到了取款机一试,小陈说出的密码果然是真密码,于是“寂寞人”顺利从银行卡里取走了6000元现金。

  “寂寞人”下楼取款时,壮男也没有闲着。就在目送着自己的“女朋友”走出房间取钱之后,壮男一个人在房间内看守着小陈。

  就在看守小陈的过程中,壮男居然贪图小陈的“美色”,趁着“女朋友”下楼期间,在房间内胁迫小陈强行与自己发生了关系。

  等“女朋友”拿着现金返回房间之后,为了防止小陈走漏风声,壮男与“女朋友”两个人,联合将小陈用绳子捆绑在床上,随后两个人迅速从房间逃窜。

  他极力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费力挪到了床边的电脑桌边,好不容易取到了桌上的小刀,用了几分钟才将绳子剪断。

  根据受害人小陈的描述,济南警方将犯罪嫌疑人从银行卡提取现金的往返时间,以及案发现场周边的ATM机分布情况,查到了犯罪嫌疑人“寂寞人”的正面头像。

  通过信息研判,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寂寞人”的真实身份,随即开始部署抓捕工作。

  3月31日下午5点多,专案组在济南天桥区一家酒店内对“寂寞人”展开了蹲守布控。

  当晚7点多,“寂寞人”被成功抓获。通过该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半个小时之后,“寂寞人”的男友壮男也落入法网。

  经过审讯民警得知,“寂寞人”和壮男现实中确实是“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俩都是20多岁,济南人,无正当职业,“寂寞人”是壮男的“女朋友”。

  他俩之所以将抢劫的目标定为同性恋群体,是觉得同性恋者碍于自己的特殊身份,一般被抢劫之后不会报警。

  此外,生活日报记者从济南铁路警方获悉,落网之后,壮男并没有如实供述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

  直到被刑事拘留要送往看守所前接受体检后,民警才得知壮男是一名艾滋病患者。

  在“寂寞人”下楼取款时,其“男友”在看守受害人期间,违背受害人的意志,强行与之发生关系,算不算强奸?

  记者从济南铁路警方获悉,警方在案件侦办完毕移交检方时,是以涉嫌抢劫罪来办理的,并未提及强奸罪的罪名。

  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伟表示,强奸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行为,但我国《刑法》界定的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或者故意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强奸罪的犯罪对象特指女性,《刑法》并未将强行与男性发生性关系进行法律规范。

  不过,对于该行为检方可以以强制猥亵罪提起诉讼,如果构成伤害则可以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11日,齐鲁晚报记者从济南市政府网了解到,《济南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已经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日前正式印发,也正式确定了今后五年济南发展的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