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工程案例 ases

主页 > 工程案例 > 酒店会所 >

青年时评:上班时出入休闲娱乐场所 这296名干部

  记者12日从山西省纪委获悉,8月20日以来,山西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全省机关干部上班时间在茶社、洗浴场所、歌厅等休闲娱乐场所玩乐享受的情况进行明察暗访,共有296名干部被查获,其中79名已被处分。

  有人常常感叹到政府部门办事,往往“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日前广州市政府法制办一对外服务窗口的工作人员态度蛮横,被人称为“咆哮哥”就是一例;还有人感叹,到政府办事常常找不到人,一去就是闭门羹,或者要找的人就是不在。这些干部哪里去了?看到新京报的这则信息,不免让人猜度莫非到娱乐场所了。

  干部工作时间跑到娱乐场所,究竟干什么呢?令人颇费猜测。工作?现场办公,不大可能;和小姐谈人生?也不大可能;潇洒、享受、玩乐,确实可能,娱乐场所本来就是娱乐的地方,也许这些干部疲于案牍劳形,到娱乐场所放松放松,比如捏捏脚、敲敲背,也许还有双飞什么的;除了玩乐,是否还有其他?应该有!比如受贿。据报道,文强跟重庆不少娱乐场所的“老大”搭上关系,多半就是在其经营的娱乐场所。“相识的机缘,是文强到这些地方唱歌,经中间人或者手下介绍相识。日后多数送钱的场合,也是文强到这些娱乐场所唱歌或者打牌。”娱乐场所竟然成了拜码头、行贿受贿的场所,也算让人大开眼界了。此外,干部到娱乐场所还有可能就是“站台”,一些暗流汹涌、暗香浮动的娱乐场所不是经常被查吗?有了干部坐镇,谁还敢查?

  当然,笔者的这些推测只是推测,在这些干部眼里,也许并不这么认为,回到人民日报的调查:当问及“工作之余出入营业性娱乐场所,您是出于什么原因”时,31%表示是因为“开展工作的需要”。一句“工作需要”,令人哑然失笑!

  既然如此,也许就该公款买单吧。去年有媒体报道,浙江省东阳市审计局局长韦俊图在娱乐场所玩乐,连按摩等费用也由公款报销,总计7126元。消息暴露后,韦俊图被免去局长一职,当地开展机关整风、治理公款消费专项活动,但诡异的是,当地不少官员为韦俊图打抱不平,认为“韦俊图是冤大头,凑巧被网络干掉了。现在哪个政府机关不是公款接待账单一大叠?这是官场潜规则,只不过心照不宣罢了。”由此观之,官员出入娱乐场所又是多么常见,官员公款娱乐又是多么常见。

  干部动辄出入娱乐场所,实属违规。去年,公安部党委出台《公安机关领导干部五个严禁》,严禁公安机关领导接受下级公安机关、企事业单位、个人安排出入营业性娱乐场所。今年年初,中共中央下发的《中国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更是明确规定,严禁官员用公款参与高消费娱乐、健身活动和获取各种形式的俱乐部会员资格。出此规定并不偶然,正是因为不少出入娱乐场所的干部,“革命的小酒天天醉,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酒杯一端,政策放宽”,或者在香软的温柔乡里流连忘返,由此开始“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如今,山西省纪检监察机关对全省机关干部上班时到休闲娱乐场所进行明察暗访,备受激赏,赢得好评一片,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该重拳出击、明察暗访?